薄荷阅读MintReading
百词斩旗下品牌
蓝胡子的七个妻子 The Seven Wives Of Bluebeard
The Seven Wives Of Bluebeard蓝胡子的七个妻子

作者:未知

人们对那个被称为蓝胡子的名人发表了最奇怪、最不同、最错误的看法。也许没有什么比把这位先生当作太阳的化身更站不住脚的了。因为这是某一比较神话学派在大约四十年前就开始着手做的事情。
雅克·图恩布鲁克的梅里故事 The Merrie Tales Of Jacques Tournebroche
The Merrie Tales Of Jacques Tournebroche雅克·图恩布鲁克的梅里故事

作者:未知

查理曼大帝和他的十二个同僚,在圣德尼拿着帕尔默的权杖,去耶路撒冷朝圣。他们拜倒在我们主的墓前,坐在耶稣基督和他的使徒们聚集在一起庆祝弥撒的十三把椅子上。然后他们前往君士坦丁堡,想去看看以华丽著称的雨果国王。
白石 The White Stone
The White Stone白石

作者:未知

在罗马欢度春日的法国人,没有几个是团结友爱的,习惯于在发掘出来的广场废墟中相会。他们是约瑟芬·勒克莱尔,一个正在休假的使馆随员;M。古宾,许可的文学,注释者;Nicole Langelier,老巴黎朗格利尔家族的朗格利尔,印刷工和古典学者;土木工程师让·博伊利和爱好美术的休閒人希波吕特·杜弗伦。
为柳条工作的女人 The Wicker Work Woman
The Wicker Work Woman为柳条工作的女人

作者:未知

M。贝格利特当时正在准备《尼德》第八卷的功课,他本应该专心致志地研究韵律和语言的迷人细节。在这个任务中,他即使找不到快乐,至少也能找到精神上的平静和精神上的无比安宁。相反,他把自己的思想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他在思考这个经典世界的灵魂、天才和外在特征,他一生都在研究这个世界的书籍。
黑色叛乱 Black Rebellion
Black Rebellion黑色叛乱

作者:未知

人们!这曾经是一个危险的字眼;当那些未被征服的游击队员的突然袭击从牙买加的蓝山山脉的边缘地带横扫而下时,大会被他们的命令吓了一跳。威廉姆森从他的台球中解脱出来,巴尔卡雷斯勋爵从他的外交斡旋中解脱出来——根据官方声明,这危及“公众信用”、“公民权利”和“国家的繁荣(如果不是国家的存在)”,直到他们最终“被说服达成和平”。
旧港的日子 Oldport Days
Oldport Days旧港的日子

作者:未知

我们庄严肃穆的生活在老港匆匆而过,仿佛我们都是从炮口里射出来的,一路上都在设法交换访问卡。可是到了九月,大旅馆都关了门,守在“海洋屋”门口的青铜狗也悲哀地聚在音乐馆里,鼻子对着鼻子;当最后的四驾马车离去,一个人可以在大街上独自赶着一匹马而不感到痛苦时,我们就知道“季节”已经结束了。离冬天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这几个月是美国气候中最宜人的秋天。但是对于候鸟来说,除了夏天就是冬天;那些在两个月内最急切地寻找旧港口的人,往往是那些认为它在剩下的十个月里不适合居住的人。
亨利·沃兹沃思·朗费罗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亨利·沃兹沃思·朗费罗

作者:未知

亨利·沃兹渥斯·朗费罗之死,使长期装点波士顿及其附近地区的那批著名诗人首次崭露头角。第一个离开的人也是最出名的。爱默生达到了更深刻的思想;惠蒂尔更深刻地触及了这个国家的生活问题;福尔摩斯更多地以个人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洛厄尔更有才华,也更多样化;但是,就整个英语世界而言,朗费罗的名气盖过了其他所有人;他在欧洲大陆上的知名度和被翻译的数量也超过了其他所有人的总和,甚至超过了当代英语民族的任何一位诗人,至少在参考书目能提供任何测试的情况下是这样。
妇女与字母 Women and the Alphabet
Women and the Alphabet妇女与字母

作者:未知

1801年,在拿破仑对他的帝国进行宗教和政府改革的伟大计划中,讽刺性的讽刺作家西尔万·马雷查尔(Sylvain Marechal)提出了他的“禁止妇女使用字母表的法律计划”。这本小册子大胆、敏锐、讽刺、博学,至今仍保留着它的辛辣味,因此我们很难对作者的朋友兼传记作家嘉康·杜福尔夫人的真诚质朴感到奇怪,她说他一定是疯了,并严肃地回答了他。
黑色军团的军队生活 Army Life in a Black Regiment
Army Life in a Black Regiment黑色军团的军队生活

作者:未知

这几页记录了第一批南卡罗莱纳志愿者的冒险经历,他们是内战后期第一批被征召为美国服务的奴隶军团。事实上,除了巴特勒少将在新奥尔良召集的一部分军队外,这是第一支这样集结起来的有色人种军队。然而,这些人几乎不属于同一阶层,他们是从那个城市的自由有色人种中招募而来的,那是一个比较自立和受过教育的种族。“其中最黑暗的,”巴特勒将军说,“是关于已故先生的肤色。韦伯斯特。”
冒险篇章 A Chapter of Adventures
A Chapter of Adventures冒险篇章

作者:未知

每年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远足者乘火车到索森德旅行,但很少有人在利停留,也很少有人在索森德不远万里沿着海岸走三英里到渔村。从普利茅斯到雅茅斯的整个海岸线上,是否有一个完全被世人忽视的村庄,确实值得怀疑。其他地方,从格雷夫森德到沃登角,从船只来来往往的地方,从渔村到时尚的水上胜地,既没有其十分之一的位置之美,也没有其无与伦比的泰晤士河风光所带来的吸引力;十年前,当迈克·李还在,或者至少在故事开始的时候还在的时候,一切都没有改变,没有改变,就好像它不是离伦敦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而是在苏格兰的遥远北方。